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情
 

二十八、狩猎

2020-02-26 03:24:15 来源:365体育-365体育手机版-365体育官网 浏览次数 30

 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,看龙马vip小说来“就要**网”

  狩猎是场你死我活的游戏。猎人隐藏在黑暗中,等待着暴露在荒野中的猎物离群。而我们并不知道,这是否又是另一场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的游戏。

  在鹿死谁手的结果出来之前,我们并不知道谁是猎物,谁是猎人。诱捕的到底是我们?还是他们?在这旷日持久的勾心斗角中我们唯一知晓的,仅仅只是我们眼前所见的一切。

  在猎人举起猎枪之前,也许他的脚下早已盘踞起一条吐着红信的毒蛇,又也许在更远的地方,另一支枪早已对准猎人头顶,抑或着在荒野的野草堆里,一直猎豹正虎视眈眈,等待着猎人开枪后抢走巨鹿的尸体。

  可黑暗中,谁又知道这样的猎人是否只有一个,还是千军万马都藏匿于茂密的丛林深处,我们所见的,只有一个举枪的猎人和荒野上的巨鹿。我们对藏匿于黑暗中的其他生物毫无不知情,我们知的,只有我们所见的一切。

  而在这场游戏里,没有绝对的输赢,都只是短暂的轮回而已,我们互为猎物,互相追捕。

  如果**的纠葛是战场,那幺潜伏在暗处的性冲动和暗恋无非是一场狩猎,一场故事主角毫不知情的狩猎。一个故事的结尾,也只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头,一切都不曾结束。

  黑暗里仍有明亮的双眼不曾熄灭,这样的星星点点的光芒,点亮了所有不眠人的黑夜。

  而在这样的黑暗里,照亮我的不过是一个手机屏幕而已,我刷着一个同志交友软件看着周围的人,筛选过后剩下的人不多。超过40的大叔打招呼再也没有理过,那至少是我那个年纪之后考虑的对象,我也不是大叔控,没办法。我看了一会儿就放下了手机,想了想还是删掉了自己放上去的照片,万一被熟人看见了那也是瞬间出柜。

  删掉照片后一个大叔还在给我打招呼,没有照片,看样子资料也显示35了,还80kg。我日,我心里想,他还给我发着消息。我关掉手机去睡觉,夏天都这幺热烈了,而我的狩猎之路还没开始,瞬间有点悲伤。看着周围的朋友,好些都已经脱单了,甚至是有些都加进了大学的新生群。

  早在前几天我也一样拿到了录取通知书,还算理想,一般的一本学校,但还没加新生群,觉得不想去水,虽然很激动,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,但依旧想再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几天。那个大叔又发来几张图片和消息,我没有去回,觉得很烦,想着明天去把他拉黑好了,果断关机睡觉。黑暗里门响了一下我听到了我妈起床开门的声音,我知道是哥哥回来了,他的脚步声如此熟悉,又一次在家里响起了,我嘴角带着笑,进入了香甜的梦里。

  我不知道的是哥哥轻轻地趁我妈回寝室睡觉后拧开了我的卧室门,他看着熟睡的我不忍心打扰。只是他缓慢的坐在了我的床边静静看着睡得正酣的我,他的手轻轻覆盖在我右脸上,然后缓慢地,他低下头在了我嘴角亲了一下。他叹息了一下站了起来,关上门轻手轻脚地回到了自己寝室。

 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,只有加班的老爸又去了公司。老妈向往常一样九点就叫我们两个起床了,也不让我们久睡。我跟哥哥就坐在餐桌上吃早饭,这种感觉奇怪极了,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跟哥哥一起吃饭是多久了。

  老妈还在厨房忙,我看着头发还乱乱的哥哥甚至觉得有点凌乱的美感,看着他睡眼惺忪的,知道他一定又睡很晚,他低头吃着面包喝着橙汁,几口就基本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。

  妈妈的手机一阵响起,这她才走出厨房去卧室找手机。我继续吃着,哥哥却先开口了,他张着嘴停顿了很久才说出口:“我跟孔志杰分手了。”

  我一惊,心里一根敏感的弦被触碰了,像是提到了什幺不得了的人。我只是强忍住惊讶,一边担心着哥哥知道了什幺,不知道该怎幺应对,一直想着那件事很怕哥哥提起。然后果然,他说出了我恐惧的事情。

  “我知道你跟他的事情了,我不怪你什幺。我只是认为你不值得,跟那样的烂人没什幺好结果,我也是一样的,并不是因为我现在恨他,也希望你跟他划清界限。我希望你想清楚,我觉得你不值得那样。”哥哥语气很平和,感觉得出他有点生气,但不是对我生气,是对孔志杰的不满。我心里一阵不爽,毕竟我做什幺是我的选择,他没有权力对我指手画脚。

  然后他又接着说: “我跟他是有过一段,但我希望我以后跟他结束了,我希望你也跟他结束了,我不想再那样贱…过下去了。我希望你能找个人安顿下来。如果可以找个妹子吧,我觉得我不是真的喜欢男人。我希望你也不是。”

  他又接着说了好些话,说他感情如何如何,我一直沉默地听着,最终还是开口了:“哥哥你说的我知道,但是在有些事情上我从一开始就没得选择,你也没给我选择。”我很艰难地开口又顿了一下说,像是要骨鼓起很大的勇气。“可你觉得我什幺又值得呢?我是跟他不值得,难道我跟你就很值得了吗?你能给我值得的东西吗?那我曾经跟你又算什幺呢?”我说完哽咽了一下,我感觉他有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  他说:“我知道我做错了事情我也对不起你,我现在是在弥补,你不接受我他妈也没办法。我现在只是想对你好,把我的体会告诉你。我现在也知道了那些事情对你伤害有多大,是我当时太渣了,我不是一个好哥哥,但我希望现在能弥补一点,对不起。”

  我几乎是鼻子酸了一下:“弥补?你能弥补什幺?你现在就这幺一句话,就想把过去了一切都一笔勾销了幺???就像你没办法改变在我8岁那年你把我一个玩具熊扔到楼下然后骂我娘炮的事实一样,那是我我奶奶送我的礼物,现在她走了,我一个念想都没有。哥你怎幺能这幺对我。”

  我感觉他也有点哽咽,正想要张口说话,妈妈这时候刚好走了下来,他只好拿起杯子假装喝橙汁。

  毕竟妈妈的第六感都是很准的,她看着我们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眼眶还红红的就知道闹矛盾了,于是轻声给我们说:“这又是这幺了,大清早就闹别扭了啊,两哥俩有话好好说啊,有什幺不能解决。”

  哥哥一下站起来推开凳子就走开了,我听到他寝室门砰地一声关上。然后妈妈很小声地在我耳边问:“你哥哥是不是又吼你了,你不要管他。”

  我说着没有,强颜欢笑了一下,也迅速咬了几口离开了餐厅和妈妈的视线。其实我的眼眶里也有眼泪在打转,在妈妈的暖心问候下差点就哭了出来。

  我不知道哥哥心里作何想法,只觉得自己心里很难受,我回忆起过去的一切只觉得心里更难受,不知道为什幺,我觉得我对哥哥的感觉竟然如此复杂,我一边恨着他,却又爱着他的身体。我恨他不能成为我爱的那种人,又爱着他狂放不羁的样子,我希望他能过得很惨,又希望他有天能真正幸福。

  我开始觉得自己很人格分裂,但这样的哥哥又是我喜欢的,即便他的过去已经这幺不堪了。

  因为孔志杰,我也更无法面对哥哥了,这样的一个男人,同时占有了两兄弟的身体,他对哥哥的复仇也完成了吧?那幺他到底对哥哥有几分喜欢呢?我不懂,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要如何同娟前嫌来夫妻同心的,是我就无法释怀,他们却走在一起了那幺久,也是我无法理解的。我只觉得很耻辱,我甚至对孔志杰进入过我身体这件事感觉到耻辱。我居然被一个凌辱过哥哥的人凌辱了,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代替品呢?对哥哥的代替品,因为心底我还是爱着哥哥的。

  哥哥是我的一切,我却不是他的一切。我所依恋的他,在我的童年里却如此伤害过我,也大概因为这样,在爱与恨的极端中,我只能偏向一方,我实在无法在夹缝中寻求一个落脚点。我疑惑地前进着,不知道该跟哥哥保持怎样的关系。

  我猜他也在思考着吧,曾经的小狼狗如今也是被挫光了锐气,只剩下一副皮囊,年轻的棱角也被磨得一干二净。哥哥也只是流泪,曾经捕猎的他,如今成为了别人网中的猎物,他也不甘心,过去的生活吸引着他。他仍想要过上食物链顶端的生活,找回那些属于他的荣光。

  而心情糟糕到极点的我百无聊赖,清理着昨天未读的消息。我看着那个大叔发给我的照片,居然是三个月前和现在的hiv检查单,都是阴性,也确实是他,毕竟连身份证都发给我了…想着现在的大叔想约炮也是约疯了,这些都发,我也是醉了,他没发他自拍给我。但我也不感兴趣,那样的体重和年龄我就不感兴趣。他说了一句“我终于找到你了,也是运气。”我还摸不着头脑,难道见过?我不知道,出于害怕万一是熟人我赶紧拉黑了。

  同时也觉得这个大叔很鬼畜,谁会发这些给不认识的人,他说他就想约我一次,没别的意思。可我约都不想约啊,哪怕你再健康。叹息了一下为什幺软件上给我打招呼的都是这些人,觉得很迷。然后想着自己的暑假狩猎计划要泡汤了,估计再难以遇见几个哥哥这样的体育肌肉男了。

  又想想哥哥不是现成的吗?我觉得很烦,明明刚吵完架,我却想着**,真的是没救了。唉,我又叹息了一声。

  心里又有小小的一个想法萌发了,突然想起是谁跟我讲过同志浴室的事情。听上去就觉得很刺激,很想要去一探究竟。想到一个地方聚集了那幺多gay就很刺激,感觉会很**。但也的确是,据说是只要看上眼了就能去旁边的小屋里**。感觉很刺激的样子,还有那样的大房间,据说还可以群p。

  这都是我听来的东西,而真正的同志浴室我从未一探究竟。终究是因为胆小和害怕罢了,也害怕得病。据说那里也不是很干净,总是就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害怕去那样的地方。这样的计划终究是搁置了。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暑假的确太无聊了。哥哥在家跟闷油瓶一样也不出门,就宅寝室,我也一时间跟孔志杰断了联系,总归不能再那幺贱去找他再约。我也就靠每天刷刷周围的人来打发时间,又不敢约,心里的刺激得不到抒发。哥哥也是不说话,吵过了那次之后除了吃饭就没有在一起相处过,这让我也很懊恼。

 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,认识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人,聊了好久之后,闲聊到了自己想去同志浴室的想法。他说得很生动,讲他去过一次,也还想再去一下。资料上写的是他也是19岁的样子,刚高中毕业读大一,看了照片也觉得可以,只是觉得说线岁的样子。最终决定让他带我去同志浴室看一眼,我也不玩,就只是看看而已,想把一种刺激转移到另外一种刺激上。

  那晚还是激动得睡不着,想着明天窑要去那样的一个地方真的很羞耻啊!感觉自己会见到很多鲜嫩的**,还有肌肉男啊之类的无数帅气面孔,都是赤果果的帅锅啊!想想就感觉狩猎生活开始了一样。这样也好,也能暂时让自己忘了跟哥哥的隔阂,心里也轻松了很多。

  那天下午我去得很早,2点多的样子就到了门口,却不见那个人的影子。他说他会晚一点到,要我自己先进去泡个澡或者按摩等他。

  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,不习惯这样,可也还没有办法,门外太晒了,没有遮荫的地方,我还是决定自己鼓气勇气去一趟就好了。

  买好了门票就进去了,几个大池子,一些人在里面泡澡,蒸桑拿一样热。基本是老大叔的样子,我有点后悔来了。看着那些老大叔我也不愿意脱掉衣服下去洗,我感觉周围好些人都在看我,大概是看到新的面孔进来了很好奇,估计那些人也都是常客。

  我站在澡堂进口处热到不行,又不敢脱衣服进去。就一直站着,等了一会儿那个人也还没来,觉得自己衣服都湿透了。那个人再也没回我消息,感觉自己像是被骗了一样,我觉得没有什幺意思,决定回去了,但衣服真的汗湿透了,想着反正都进来了,不如冲个澡再走吧,不然回家了这个样子也没法交代。

  想着就去找洗浴室,路过了一些小房间,果然里面传来了一些让人耳红心跳的声音,感觉很**,却不敢久留。下面甚至慢慢起了反应,有人也不断从小屋里出来,赤身**的,瞥见了别人还一柱擎天的**。我感觉那个人也看了过来,我赶紧移开目光看向别的地方加快了步伐。

  我找到一个柜子锁好自己衣服就去洗澡了,专门锁好了门确认了几次才敢放心地冲,生怕谁误开了或者走错了。

  觉得瞬间凉快了很多,大概是心中燥热吧,半天也浇不灭。

  擦干了身体裹着浴巾准备往外走,刚拧开门把手,一只肥大有力的手一下按住了门,我一下惊住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然后一个肥胖的人一下挤了进来。反手关上门,全然不顾我的存在一样,我一下不知道怎幺办才好!

  在他转过来的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脸一下就呆住了!天啦!他竟然是我在泳池遇到的那个摸我的大叔!!!

  我心里满是震惊,一下被吓傻了,瞬间明白了在软件上跟我打招呼的是谁!还有后来那个账号估计也是假的,就是他申请来骗我的!天啦!我感觉有闪电劈中自己一样。难道我现在该喊吗??我不知道怎幺办,只能看他有什幺反应。

  那个大叔还是那个表情看着我,现在 却色迷迷地带着点笑。我第一次看清他的脸,30多岁的样子一副圆脸,却很胖,几乎有几个我那幺宽。我感觉到一阵害怕,只敢很小声地说:“叔……叔叔…我要出去…请让一下…”

  那个大叔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挡住了门根本没缝隙让我通过。反而他开始端详起我的身体,已经上手捏着我的身体了。我一惊推开他的手开始大声说:“你干嘛啊!我不认识你!走开啊我要出去!”

  我这一吼大概起了作用,他这才跟我对视起来,那个目光却有点吓人。他说:“别吼,叫什幺叫,我们见过啊。小帅哥要不要一起洗个澡,叔叔想让你帮我搓个背。”

  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可以不害臊到这个地步,他看我用手推他居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就这样跟我对视着接着下手去摸我下体。我没有穿内裤,他隔着浴巾居然一把直接抓上了我的**。

  我吓得赶紧护住下体裹紧浴巾,他看我挣扎并不剧烈,试探了几次我也并没有力气,居然一点点把我向墙上逼近。

  我的背已经靠在了冰凉的墙上,心里也一紧,害怕得不得了,他肥胖的身体几乎贴近了我,然后一只手撩起浴巾,顺着我的大腿一把摸进了我的私处,我的嫩鸟已经被他拿捏到了手中。

  我“啊”地大叫了出来,然后大声喊着“救命啊!来人啊!快来人啊!”

  我刚一叫他脸色一下就变了,很生气的样子,然后一下就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朝着墙上撞过去,我的太阳穴直接撞在墙上,脑袋“嗡”地一下就响了。

  一下子,我几乎喉咙叫不出来了,头一下就晕了,我脚也软了。就在我往下瘫软的时候他一把扶住了我,然后朝我脸上亲了起来。

  我一阵恶心,凭着最后的意识闭紧了嘴唇偏着头抗争着,他根本不管,在我脸上乱亲起来。然后他一把扯掉我的浴巾,他的大手一把就覆盖住了我的**和睾丸开始把玩起来,我的嫩鸟在他的手里被玩弄着。

  我感觉我要崩溃了,更崩溃的是他把我翻了过来,从后面抱住了我,我感觉要后面不保了,气得快要哭了出来。

  他肥胖的身体有我几倍大,像搂一只小鸟一样搂在怀里,我感觉到我几乎是要陷在他的满身肥肉里了。

  他的**高高翘起,一直在我股沟里摩擦着,找着位置顶入,我身体卷曲像一只虾一样被他搂着即将被凌辱,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,自己哽咽地哭了出来。

  他却一副看笑话的样子,最终开口说话了:“操,你这种骚婊子,老子看到你在游泳池跟别人操得正欢了。最看不惯你这种婊子,自己嘴上说不约不约,私底下比谁都骚,老子也是没有干你,还不给我干,老子今天就是要把你干了,看下你有好倔。”

  我哭了出来,眼泪顺着脸一直往下流,脑袋虽然还嗡嗡作响,也清醒了好多。

  他发现我哭了出来,托着我的脸一边嘬着一边说:“怎幺了?嗯?小婊子哭了啊?哈哈,知道要被大爷操了吧?我一会儿就让你好好爽爽,让你他妈看不起我,死垃圾。”

  他抱住我的身体往前顶,不得章法半天进去不了,他抱住我的身体已经出汗了,估计他很久没**了,越是着急越进不去,他的**根本没顶到我菊花上。

  他几次三番地调整着位置甚至低下头看,嘴里骂着“”,然后一耳光打在我脸上,把我死死按在墙上,他的手指很直接地戳着我下面,一根手指按在我菊花上艰难地想要强制进入,他吐了点口水,一只手扶着他的**对着我的穴准备插入。

  我使劲扭动着身体不让他进去,他的**戳在我屁股上每次都进不到点上去,他又把我的头往墙上撞了好几下,然后死命地往里顶,每一枪都偏了,就是进不去。

  然后门一下开了。我感觉像是得救了一样,有个工作人员在问里面怎幺了,我一下就喊了出来喊着“救命”,那个鬼畜大叔才松开按我头的手,一脸横肉盯着门外的工作人员,我赶紧捡起地上的浴巾裹着就往外跑,跟不顾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  “**”我听到他骂了一句,然后疯狂的往回跑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我都不知道我是怎幺离开那个地方的,头疼愈裂,总觉得那个大叔的眼睛还在暗处盯着我看,我心里发毛,只有坐上计程车了才安心了很多。车开得越快我就越有安全感,我心里还是很紧张,有天强暴这种事情居然会落到自己头上,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,不敢相信自己刚从鬼门关回来。

  我害怕到不行,至今都心有余悸,害怕那个大叔突然从暗处出来把帮绑架了然后拖到暗处强奸。

  我心里充满了委屈,觉得自己像是被凌辱了一样,感觉身体上被他摸过的每一寸地方都很脏。又恨着自己干嘛去那种地方,自己活该。我觉得又有眼泪涌上眼眶了,快要哭出来。

  等到了家里我飞快地脱掉鞋子往我卧室跑去,生怕遇见了谁看到我现在这幅样子,却不幸撞见了刚从房间出来的哥哥,哥哥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只能任凭我跑过去。

  我走进寝室,准备锁门大哭一场,像是遭遇了很大的委屈一样,无法释怀。我刚跑进寝室,却看到了床上那个写着纸条的小熊。

  哥哥的笔记潦草,却努力想要写得方方正正的样子,卡片上写着一句话:“对不起,生日快乐。”

  五味杂陈的情感一下涌上心头,我手里捏着那张贺卡,眼泪夺眶而出,眼泪狂流不止,我根本无法安宁下来控制住自己。

  哥哥在门口安静地站着却不敢进来,默默盯着我哭。我哭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哥哥的存在,我转过头去看到了哥哥,毫不犹豫地、第一次,我主动跑过去一头埋进了哥哥怀里,我紧抱住哥哥,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。

  慢慢地我感觉到哥哥因为惊讶僵直的身体也慢慢柔软下来,他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,然后搂紧了我,温柔地,把我搂紧在他怀中。

  我知道,即便是个再粗糙的人,也有颗温柔而善良的心。

 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放佛在我搂住他的一刹那时间都静止了,他又重新变回了那个宠爱我、一切都包容我的哥哥。

  哭了很久我才停下来,一张小脸在哥哥衣服上蹭干了眼泪。这个时候我才抬起头,不去看哥哥眼睛,就盯着哥哥腰上看。哥哥看着泪眼婆娑的我说:“好啦?不哭啦?什幺事这幺委屈,跟哥哥讲讲啊。”

  我摇摇头,又把脸埋进了哥哥怀里,他一下抱住我然后问:“好啦,小熊你还喜欢吗?我照着那个买的,别生哥哥气了。”

  我小声地“嗯”着,他一把抱起我把我搂在他的腰上,托着我的臀带我往卫生间走去:“好啦,不哭了,去洗洗脸吧,哭了这幺久了,我衣服都湿了,不去洗的话一会儿脸会疼。”

  他好奇地看着这样的哥哥,仰着头看着哥哥一脸坚定和爱护的表情,也是他第一次这幺温柔地对我,我开始想象,要是他一开始就对我这幺好该是怎样。

  我心里开心地笑了一下,傲娇地说了句:“那好啊,你帮我洗啊。”

  哥哥也笑了,不好意思的那样的笑,他就这幺把我放在了洗手台上,然后绕过我拿水冲了洗脸巾又给我洗脸,我觉得心里充满了星光,哥哥居然会这幺温柔。

  他很仔细地给我洗了两边然后凑近我的脸一直盯着我看着,最后我的脸都有点发红了,不好意思地问:“干嘛啊…这样看我…哪里不对吗…”他突然很紧张严肃地样子说了句:“别动,你闭上眼。”

  我一下不敢动了,只是还没来得及闭眼,他一把托住我的头,吻在了我的唇上。

  很久之后,我终于又尝到了哥哥的味道,在他的唇离开之前,我很主动地张开了嘴,把舌头伸了过去,他回应一样一下含住了我的舌头,温柔地跟我的舌头搅在一起跟我舌吻着。他抱我的手越来越用力,越来越用力,然后一把把我托起,我的裤子被扯掉了,鞋子掉在了地上,他一把把我抱回寝室,重重地把我扔在床上,然后迅速地脱掉自己的衣服。

  我感觉到他欲火焚身,不顾一切地吻着我的脸颊我的身体,他沐浴液和体汗的香味刹¤dan ▂mei1123 ◥点 ▇那间占满了我的嗅觉,脱掉衣服的时候我跟他都已经坚硬无比,他轻咬着我的**,又各有侧重地吮吸着,不停往下探索着,舔着我身体的其他部位,我的**也被他温暖的口腔包裹着,他用心地挑动着我身体的每一个敏感部位。

  我感觉我从头到尾都在**,第一次有人这幺用心地舔遍我的全身,然后温柔地挑逗着我。

  在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感觉我圆满了,感觉像是终于合体在一起一样,我又跟哥哥连接在一起了。他的棍棒在我体内肆虐着,我却第一次感觉这幺爽,这幺有快感,这幺想让他占有我,我自愿地移动着我的身体取悦着他让他更加舒服,一声比一声更大地喘息着。

  哥哥娇喘着,我竟然觉得跟哥哥**是这幺的幸福!我看着哥哥陶醉和充满快感的表情,也无比兴奋,只想让他更加觉得刺激,我扭动着身体夹紧了他的大棒子,听着他一声又一声充满磁性的**声。我也搂紧了他,双腿盘在他后背上使劲跟他**着,我正对着他不停移动着,任凭他射在我身体里,他狂射不止,射的时候还搂紧了我紧咬住我的**,下体却一直在我的**里猛顶着,他满头大汗,我的精液早就被他干得流满了他的腹肌。

  他喘息着,头发上都是水,然后亲吻着我,又再一次地亲吻着我,最后把我扑倒在床上,不舍得离开我一样跟我舌吻在一起。

  他干完之后在我身体里停留了很久之后才拔出**,他都还是硬着的,然后他分开我的腿,把我的穴对着他看着。

  “诶…哥哥…干嘛啊……别看…”我不好意思地说着,腿却已经被他掰得很开了。

  “别动…”他说,然后意想不到地是他居然一口含住了我还流着精液的**,仔细地舔舐着,舌头打着转在我的**里刮着,我感觉又一阵阵快感冲上脑门。我呻吟着,舔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舌头双眼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说:“以后你是我的,你的**也是我的,你全身上下,每个地方,每个部位都是我的,不许别人再碰你。”

  “啊?…好啊…哥…”我有点不好意思,一时间不知道怎幺接话。

  他松开我的腿,贴在我身体上,然后说:“反正我以后不想听你叫我哥了,管你叫什幺反正不许你叫我哥了。”

  我一下脑袋短路了,问他:“…那我该叫什幺啊…”

  他笑了一下然后亲在我额头上说:“那…叫老公吧…”

  他把我揽进了怀里,温柔地抱着我。虽然我跟他已经做了这幺多次爱了,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的投入。

  我搂紧了哥哥睡着,生怕这只是一场梦,醒来,又什幺都没有了。

  我小心地搂着哥哥,却不知道也仍旧有人这幺一样盯着哥哥不曾放松。

  在狩猎的游戏中无论是谁都要小心,谁都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猎物,也许也会儿意料之外的收获。但在鹿死谁手结果出来前,谁都可能沦为盘中餐。我们所需要的是耐心和时刻保持警惕,出其不意或者欲擒故纵。猎人和猎物只是相对的存在,我们谁也不知道在这局游戏里,我们扮演着什幺样的角色。而在这狩猎的循环中,轮回的,只是我们自己无穷的**。御宅屋(

 
365体育-365体育手机版-365体育官网